香草莢的歷史-人工授粉的發現

香莢蘭的花朵因自然授粉的機率約不到10%,所以人工授粉的技術是相當必要的,但是你知道當時香莢蘭傳入歐洲的時候,卻沒人知道要人工授粉嗎,1820年 法國殖民者將香莢蘭帶到留尼旺島和模里西斯栽培,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種植香草是很困難,在墨西哥香草是由蜜蜂授粉的,植物學家對蜜蜂如何授粉感到困惑,故事的主角艾德蒙(Edmond Albius​)一名出生於1829 年,於聖蘇珊娜(Sainte-Suzanne) 的孤兒,他的母親-梅莉絲死於難產,他從未見過父親-潘菲爾,後者在19 歲時去世,被他的情婦送到她兄弟-費雷奧爾·貝利爾-博蒙特(Bellier-Beaumont)的園區工作 ,主人他在島上以植物學和園藝方面的技能而聞名,當時的奴隸制度,艾德蒙從小就跟著主人從事著園藝管理的工作了解花卉、蔬菜和水果等,主人也對艾德蒙灌輸了對植物學的熱情,主人他收到了 20 株香香莢蘭,二十年後只有一株倖存下來,儘管它倖存下來,但始終沒有結果,博蒙特一直對園區不會結果的果樹,一直有著很大的困擾,艾德蒙時常會花了幾個小時研究種植園的植物樣本。


在 1841 年留尼汪島的一個早晨,主人發現了從未結果的香莢蘭,結了兩條豆莢,艾德蒙說是他將花朵進行了授粉才結出果實,博蒙特一開始不相信,幾天後園區有更多花朵盛開,艾德蒙展示了他用一根比牙籤稍大的細棍子,讓花朵授粉,幾天後年輕的艾德蒙被運送到留尼汪島,向其他種植園的奴隸展示他的技術,法國人將此稱為le geste d’Edmond-愛德蒙的手勢,人工授粉方式漸漸的島上盛傳,此技術也傳到了馬達加斯加與模里西斯,島上開始大量種植香莢蘭,這一發現永遠改變了香草產業,為留尼汪島上一個垂死的產業注入了活力,1858 年留尼汪能夠將 2 噸香草莢運回法國,到 1867 年增加到 20 噸,到 1898 年增加到 200 噸,島上還是有許多人不相信艾德蒙會發現此技術,有人說是因為他與主人爭吵會蓄意破壞花朵,或者當事情發生時他正忙於在花園裡引誘一個女孩。


1848 年底,殖民地的所有奴隸都被解放了,但博蒙特在六個月前授予了愛德蒙自由,但他的授粉技術未獲得任何個人的收益,自由後的艾德蒙改名為阿爾比烏斯(Albius)愛德蒙的姓氏是 Albius,拉丁語中的{白人}的意思,有些人懷疑這是對充滿種族歧視的留尼汪島的讚美,其他人認為這是對命名註冊的侮辱,博蒙特曾經寫信給州長,要求為阿爾比烏斯提供現金津貼,以表彰發現此技術的作用,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,他從孤立的種植園搬到了聖丹尼斯市,但在解放後充滿種族歧視的氛圍,生活變得艱難困難,當時他在法國駐軍的一名軍官的家裡,找到了一份廚房僕工的工作,但很可惜的,某一天晚上,屋內發生了一起搶劫案,一名白人婦女因此受傷,雖然涉及幾個人,但受到指責並被判處10年徒刑(資料是10-5年),但考慮到愛德蒙對群島香草產業的貢獻,博蒙特寫信給州長請求寬大處理,他的刑期被減為 5 年(實際上有減刑為3年,但實際時間有待商榷),出獄後,晚年有結婚,由於缺乏其他機會,他在博蒙特的園區附近定居,於聖蘇珊的公立醫院去世了。這是一個貧窮而悲慘的結局。


後續因艾德蒙奴隸的身份,有不少人拒絕承認或是詆毀他的成就,法國植物學家讓·米歇爾·克勞德·理查德(Jean Michel Claude Richard)聲稱他在 3 或 4 年前開發了相同的手工授粉方法,當他訪問留尼汪島向其他園藝家展示此技術時,艾德蒙一定在旁親眼目睹,當時法國的媒體,還傳出艾德蒙其實是白人的消息,可見當時的種族歧視是相當嚴重且可怕的,後續的研究資料可以說明艾德蒙是獨立發現人工授粉技術,但可能不是第一個提出手工授粉技術的人(很明顯已經有幾個獨立的發現),但此技術也因為他的身份,在產地能快速的流傳,而使產量可以超越墨西哥,成為世界最大生產的國家,於留尼旺島的北邊,還保留艾德蒙的雕像,保留他的記憶和遺產,對此表達他對香草產業的重大貢獻。


這座紀念碑就是奴隸 Edmond Albius 於 2004 年 5 月 10 日,位置是在留尼旺島-聖蘇珊(Sainte-Suzanne),叫Bocage的地方,它是對年僅 12 歲的奴隸的致敬,要注意到銅像並沒有穿鞋,當時的奴隸不得穿鞋或戴帽子,他發現如何將香莢蘭人工授粉,因為島上沒有進行授粉的昆蟲,這種方法徹底改變了香草的種植方式,這尊青銅雕塑由藝術家 Jack Beng-Thi 設計,代表了手持香莢蘭植物的奴隸,雕像被封閉在一個圓形石牆內,上面覆蓋著描述奴隸制和奴隸貿易的訊息版,當地有一條以他命名的街道、一所學校,要我們記得永遠不要忘記這個 12 歲的黑人男孩如何改變了世界。

 

香草莢-SGS-473項農藥殘留檢驗

香莢蘭的種植,蟲害相當少,種植的農戶皆可以往友善耕作與有機耕作的方向邁進,農產品不外乎都有農藥殘留的疑慮,再加上未來有出口的可能,未來希望每年都可以做一次農藥殘留的檢驗,目前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的規定,農藥殘留的簡樣品項約為380個項目,市場上不少檢驗公司,選擇SGS的原因不外乎就是較有公信力,香草農夫也選擇最高的473項農藥檢驗,當然費用也是略高一些,檢驗報告均未檢出,請大家可以安心使用。


為加強殘留農藥之管理,依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三十八條規定:「各級主管機關執行食品、食品添加物、食品器具、食品容器或包裝及食品用洗潔劑之檢驗,其檢驗方法,經食品檢驗方法諮議會諮議,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」,並配合「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」修正,爰擬具「食品中殘留農藥檢驗方法-多重殘留分析方法(五)」,其修正要點如下:
一、檢驗品項由三百七十三品項增加至三百八十品項,增列七品項分別為 benzovindiflupyr、布芬草、賽安勃、賽派芬、fenpyrazamine、nitenpyram 及賜加落。

香莢蘭-高溫對果莢的影響

2020年開始的連續高溫,極端氣候對作物造成影響,今年2021年5月15日台南玉井有飆出40.2度高溫,查詢了氣象站2019年5月份的資料,當年台南最高溫度才33.9度,足足多了快6度,蘭科植物的子房發育需透過授粉來誘發,雖子房已經膨大,約1個月後才能完成受精,但高溫可能會阻礙花粉管的生長,導致胚珠無法發育為種子,會出現的狀況有:

1.園區大量落莢,沒有受精或是受精不佳的果莢會自然掉落,稱為「生理落莢」
2.果莢非成熟期間就黃化開裂,時間約在11~12月份
3.香草果莢內種子發育不完全,且種子量極少

預防方式有:
1.5~6月份須做好降溫動作,增加內遮陰、風扇、保持通風等。
2.水份管理加強,KP液態肥料每周噴灑一次。

情況發生所該做的紀錄:
1.香莢蘭授粉時間(開始至授粉結束)
2.落莢時間(開始至結束)
3.落莢率(6月以後還宿存的果莢/授粉成功的果莢)
4.栽種地點(方便找到附近的氣象資料)
再給桃園農改場葉博士做研究,也請蘭友多多分享此狀況
果莢還未達採收期出現黃化裂莢的情況。
果莢內部許多種子皆發育不完全。

香草莢-香草醛結晶

香草莢內主要的香氣來源,就是香草醛,但天然的香草莢有270多種以上的芳香分子一同組成這複雜的香氣,是化學合成無法取代的,香草醛是一種白色至淡黃色針狀結晶的有機化合物,化學式為C₈H₈O₃,也是一種廣泛使用的可食用香料,天然的香草莢陳化過程當中,部分開裂的果莢會產生香草醛結晶的現象,代表香草醛含量相當高,不少人看到此現象還以為是發霉的狀況,請不要太過擔心。

 

香草農夫-LINE群組成立

香草農夫的最新訊息還是以臉書粉絲團為主,當然考量到每個人的使用習慣都略有不同,我們還有IG與臉書社團外,也成立LINE的群組囉(群組禁貼長輩圖或有洗版等動作),有病蟲害或種植等問題,大家加入交流討論,大家集思廣益,一起來解決香草莢的相關問題,可掃描以下QR碼或是點我是LINE的連結

香草莢生豆的收購價格

1.近期看到香草莢社團的統計,香草農民會自行後製豆莢的比例相當高,但我相信占比會遠遠高於ˋ這個數字,第一是好奇心驅使,都種出來了怎麼不試看看,第二是生豆莢的收購價格是熟豆的十分之一,只要在經歷6~8個月的時間發酵,價格會是生豆的2~3倍以上(但要承擔發酵不成功之風險,還有繁瑣的工序),基於以上可能,未來的香草品牌會相當多,台灣遍地開花,但不免可能有次級品流入市場,需注意品質,消費者會有更多選擇的機會。

2.常常有農民會提到,種植香莢蘭有【保證收購】的可能嗎?答案當然是不可能的,第一是國際市場的波動,收購價格大家可能都不歡喜,第二是果莢的品質,如短莢、果莢過熟、種子甚少等問題,一分地可產約莫數萬條果莢,品管問題相當繁雜,第三是香莢蘭是否用藥,後續檢驗的費用是否一起承擔,產生的額外成本應該沒人想吸收,第四是各個小農採收果莢時間不一定且量少,一樣的發酵工序卻要做好多次,曠日廢時,基於以上理由,相信廠商們一定只會跟熟識的農民合作,也是人之常情。

3.收購價格如何定義,這真的是一個大問題,國際市場的價格繪聲繪影,也很難有一定依據(如能提供資訊給我們更好),台灣豆莢的市場接受度也需一再測試,畢竟本土品牌、有機、友善耕作,會有特定消費者會支持,但需要付出的通路、行銷、廣告、倉儲、運輸成本等問題,要誰來吸收,當然最大的考量還是品質,這都是相當大可以議價的空間,說它是黑金沒錯,但黑金好不好賣,種植前一定都要思考這些問題。

大溪地香草莢介紹

大溪地香草莢可是香草裡的夢幻逸品,相信不少烘焙師傅對於它可是情有獨鍾,與目前台灣所種植的墨西哥(波本)香莢蘭是不同的品種,產量相當稀少。
大溪地香草莢的知名品牌為法國 Alain ABEL,主要的種植區域是法屬玻里尼西亞(大溪地只是其中一個島嶼),於1843年歸屬法國,大溪地可是世界知名的觀光景點,有全世界最浪漫的島嶼之稱。
但主要種植大溪地香莢蘭的區域是在塔哈島、賴阿特阿島與波拉波拉島上,而包裝上會有明顯的三個英文字母,主要是區別種植區域:
Grand Cru Tahaa 的T是種植於塔哈島,果莢含有豐富的水果香氣
Grand Cru Raiatea的R是種植於賴阿特阿島,果莢有焦糖和茴香的美味
Grand Cru Bora Bora 則是種植於波拉波拉島,果莢有著李子,香草,甘草和巧克力的甜香
雖然說有這樣香氣的區別,但對於剛接觸香草的朋友來說,要分辨產地還是有一定的難度。
剛拿到大溪地果莢的第一個感覺,就是怎麼會這麼粗,因為果莢的含水率約50%左右,所以相對果莢較飽滿,同樣1公斤的香草豆莢,大溪地的豆莢會比波本豆莢少上許多,而且價格也較貴,所以在烘焙的選擇上,市場還是以墨西哥香草莢為主,大溪地果莢富含油脂,外觀看起來相當油亮,因大溪地果莢含有茴香醛的成份,果莢帶有花香氣與果香氣等,風味可說是相當美妙。

香莢蘭授粉教學

香莢蘭授粉是每年重要的工作,可說是影響產量的最大關鍵,因台灣還有未適合授粉的昆蟲,且自然授粉機率相當低,所以必須藉由人工授粉來提升產量。

香莢蘭為雌雄同株、同花,所以授粉的操作就是讓香莢蘭自花授粉,最佳授粉時間為早上的6:30分至11:30分,需準備的工具可以選擇方便取的【牙籤】

授粉前先將花朵唇瓣的構造撥下,直接破壞即可(不會影響授粉),露出合蕊柱的部分。

合蕊柱的特寫,但蘭科植物特有的一片蕊喙(如上圖),會將雄蕊與雌蕊的隔開,避免自花授粉。

將牙籤把蕊喙翻起,蕊喙的下方穴狀處即是柱頭,將牙籤抵住蕊喙,再用拇指將頂部的雄蕊輕輕壓向柱頭的位置,輕壓約0.5~1秒,授粉及算完成。

雄蕊具有黏性的花粉塊。

墨西哥香莢蘭-Vanilla planifolia

墨西哥香莢蘭-Vanilla planifolia 為全世界最大的栽培品種,全世界面積約超過80%,原生於墨西哥及中美洲國家,台灣於2012年由桃園區農葉改良場開放技轉,為台灣主要栽植的香莢蘭,也是香草農夫目前栽植最多的品種之一,於2020年由桃園農改場統計全台種植面積約25公頃(逐年增加),植株粗壯且多產,抗病性較佳,果莢香草醛含量高,是目前市場的主流,植株的特寫如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