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草莢的歷史-人工授粉的發現

香莢蘭的花朵因自然授粉的機率約不到10%,所以人工授粉的技術是相當必要的,但是你知道當時香莢蘭傳入歐洲的時候,卻沒人知道要人工授粉嗎,1820年 法國殖民者將香莢蘭帶到留尼旺島和模里西斯栽培,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種植香草是很困難,在墨西哥香草是由蜜蜂授粉的,植物學家對蜜蜂如何授粉感到困惑,故事的主角艾德蒙(Edmond Albius​)一名出生於1829 年,於聖蘇珊娜(Sainte-Suzanne) 的孤兒,他的母親-梅莉絲死於難產,他從未見過父親-潘菲爾,後者在19 歲時去世,被他的情婦送到她兄弟-費雷奧爾·貝利爾-博蒙特(Bellier-Beaumont)的園區工作 ,主人他在島上以植物學和園藝方面的技能而聞名,當時的奴隸制度,艾德蒙從小就跟著主人從事著園藝管理的工作了解花卉、蔬菜和水果等,主人也對艾德蒙灌輸了對植物學的熱情,主人他收到了 20 株香香莢蘭,二十年後只有一株倖存下來,儘管它倖存下來,但始終沒有結果,博蒙特一直對園區不會結果的果樹,一直有著很大的困擾,艾德蒙時常會花了幾個小時研究種植園的植物樣本。


在 1841 年留尼汪島的一個早晨,主人發現了從未結果的香莢蘭,結了兩條豆莢,艾德蒙說是他將花朵進行了授粉才結出果實,博蒙特一開始不相信,幾天後園區有更多花朵盛開,艾德蒙展示了他用一根比牙籤稍大的細棍子,讓花朵授粉,幾天後年輕的艾德蒙被運送到留尼汪島,向其他種植園的奴隸展示他的技術,法國人將此稱為le geste d’Edmond-愛德蒙的手勢,人工授粉方式漸漸的島上盛傳,此技術也傳到了馬達加斯加與模里西斯,島上開始大量種植香莢蘭,這一發現永遠改變了香草產業,為留尼汪島上一個垂死的產業注入了活力,1858 年留尼汪能夠將 2 噸香草莢運回法國,到 1867 年增加到 20 噸,到 1898 年增加到 200 噸,島上還是有許多人不相信艾德蒙會發現此技術,有人說是因為他與主人爭吵會蓄意破壞花朵,或者當事情發生時他正忙於在花園裡引誘一個女孩。


1848 年底,殖民地的所有奴隸都被解放了,但博蒙特在六個月前授予了愛德蒙自由,但他的授粉技術未獲得任何個人的收益,自由後的艾德蒙改名為阿爾比烏斯(Albius)愛德蒙的姓氏是 Albius,拉丁語中的{白人}的意思,有些人懷疑這是對充滿種族歧視的留尼汪島的讚美,其他人認為這是對命名註冊的侮辱,博蒙特曾經寫信給州長,要求為阿爾比烏斯提供現金津貼,以表彰發現此技術的作用,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,他從孤立的種植園搬到了聖丹尼斯市,但在解放後充滿種族歧視的氛圍,生活變得艱難困難,當時他在法國駐軍的一名軍官的家裡,找到了一份廚房僕工的工作,但很可惜的,某一天晚上,屋內發生了一起搶劫案,一名白人婦女因此受傷,雖然涉及幾個人,但受到指責並被判處10年徒刑(資料是10-5年),但考慮到愛德蒙對群島香草產業的貢獻,博蒙特寫信給州長請求寬大處理,他的刑期被減為 5 年(實際上有減刑為3年,但實際時間有待商榷),出獄後,晚年有結婚,由於缺乏其他機會,他在博蒙特的園區附近定居,於聖蘇珊的公立醫院去世了。這是一個貧窮而悲慘的結局。


後續因艾德蒙奴隸的身份,有不少人拒絕承認或是詆毀他的成就,法國植物學家讓·米歇爾·克勞德·理查德(Jean Michel Claude Richard)聲稱他在 3 或 4 年前開發了相同的手工授粉方法,當他訪問留尼汪島向其他園藝家展示此技術時,艾德蒙一定在旁親眼目睹,當時法國的媒體,還傳出艾德蒙其實是白人的消息,可見當時的種族歧視是相當嚴重且可怕的,後續的研究資料可以說明艾德蒙是獨立發現人工授粉技術,但可能不是第一個提出手工授粉技術的人(很明顯已經有幾個獨立的發現),但此技術也因為他的身份,在產地能快速的流傳,而使產量可以超越墨西哥,成為世界最大生產的國家,於留尼旺島的北邊,還保留艾德蒙的雕像,保留他的記憶和遺產,對此表達他對香草產業的重大貢獻。


這座紀念碑就是奴隸 Edmond Albius 於 2004 年 5 月 10 日,位置是在留尼旺島-聖蘇珊(Sainte-Suzanne),叫Bocage的地方,它是對年僅 12 歲的奴隸的致敬,要注意到銅像並沒有穿鞋,當時的奴隸不得穿鞋或戴帽子,他發現如何將香莢蘭人工授粉,因為島上沒有進行授粉的昆蟲,這種方法徹底改變了香草的種植方式,這尊青銅雕塑由藝術家 Jack Beng-Thi 設計,代表了手持香莢蘭植物的奴隸,雕像被封閉在一個圓形石牆內,上面覆蓋著描述奴隸制和奴隸貿易的訊息版,當地有一條以他命名的街道、一所學校,要我們記得永遠不要忘記這個 12 歲的黑人男孩如何改變了世界。